小笔记

HOME > 破狗血小短文 > 像我這麼敬業的白蓮花真的不多見了 BY 于典(总裁攻x白莲花受)

2017.06.24 Sat 像我這麼敬業的白蓮花真的不多見了 BY 于典(总裁攻x白莲花受)

#小短文 #有点意思
短小一發
第 1 章
  我的身份有很多重,有的時候是竹馬,有的時候是男神,有的時候甚至是一個死人。
  外界對我褒貶不一,他們一會兒叫我白月光,一會兒叫我白蓮花。我是主角們的催化劑,劇情的最大推手。我把鮮花送給男主,罵名留給自己,在“END”之前翩翩……哦,抱歉,翩翩轉身不了,大多數情況我都會因為詭計敗露歇斯底裏的發瘋。
  總之,你可以叫我最搶鏡男配。

  此時此刻,我正衣衫半露的坐在男主的床上,看著他青筋暴起,眼燃怒火。
  “你竟敢對我下藥了!”
  其實下不下藥,他在被我OO之前,小受也會沖進來,滿臉震驚地瞪著我們然後轉身就走,他再追上去,兩個人誤會誤會誤會誤會……
  咳咳,差點忘了正事。
  我慢條斯理地脫下衣服,反正都是男人,我心理素質好,不會因為丁丁比他小就自卑,畢竟男主是有天下總攻屬性加持。
  男主眼裏的怒火慢慢演變成了慾望,他啞聲問道:“你知道你在做什麼嗎?”
  我當然知道,讓你跟小受誤會誤會誤會誤會啊。
  我輕輕咬住他的喉嚨,伸出舌尖充滿暗示意味地舔了舔。
  “能得到你,我做什麼都可以。”
  男主的喉嚨動了動:“這是你說的。”
  他把我抱了起來,我擺好賤兮兮男配臉看向門口。
  他把我壓在床上,我換了個慾火焚身的表情看向門口。
  他把手伸到我的身下,我的臉僵了。
  這個小受,太不敬業了,居然遲到!
  作為一個優秀配角,我不由肩負起主角的失職,強行將劇情演下去。
  被主角這樣那樣之後,我拖著酸痛的腰舉起手機,換著姿勢擺拍。
  雖然男主從天下總攻變成了渣攻,但是是我下的藥啊,我可以說我用小受的生命威脅他就範。等我把艷照發給小受讓他們誤會誤會誤會誤會,結尾的時候來個反轉,綁架小受,趁機裝瘋說出所有真相,渣攻立刻就能變成忍辱負重的癡情攻了。
  唉,像我這麼有智商的男配真是不多見了。
  男主一開始冷眼旁觀,在我彎下老腰費力調整角度想要拍下傳說中粉嫩流白的菊花時他的眼神變了味兒,再度期身壓上我。
  讓小受誤會誤會誤會誤會之前,我先被這樣這樣這樣這樣了一晚上。
  終於我氣若遊絲地躺在床上,連根手指頭都動不了了,只能眼睜睜地看著男主拿起我的手機,一張一張瀏覽。
  男主收起手機放到自己的兜裏,他低頭親親我的臉頰:“禮物我收下了。”
  “不……”我費力地擡起手。
  他握住我的手,放到自己的大手裏把玩:“敢這麼對我還有命活著的人你是第一個,不要任性。”
  所以,他在床上幹死了很多人?
  我想想前幾個小時的經歷,忍不住瑟縮起來。
  他瞧著我微顫的指尖低笑:“怕了?放心,你以後只要乖乖聽話。”
  他後面的話沒有說下去,我也沒聽進去,滿腦子想著怎麼要回我的手機。
  “照片……“
  “你喜歡,下次我們拍更好的。“
  下次?
  下次小受還會遲到嗎?他要是沒遲到,我是該繼續走艷照路線呢,還是讀檔重來呢?
  我不由苦惱起來,男主看著我的臉,不知為何更開心了。

  之後兩天男主都沒有聯系我,我覺得我不能這麼守株待兔下去,要主動出擊。
  殺到男主的公司,我才發現沒有預約根本進不去,想要闖入總裁辦公室分分鐘能被保安丟出來,搞不好還會被押送到警察局。
  好在我是一個高素質人才,癡癡地等到了他下班。
  男主款款從電梯裏走出來,看到我一楞,繼而快步上前拉住我冰涼的手。
  “等了我八小時的人是你?”
  大概是吧,我點點頭。
  “為什麼不給我打電話?”
  因為我手機被你搶走了啊!
  我低下頭不說話,我怕我一開口能咬死他。
  男主嘆了口氣:“笨蛋。”
  我?笨蛋?我想我們之間一定有什麼誤會。
  他擁著我直接上車,直接開到了附近的一個豪華酒店。
  他替我去浴室放了熱水:“先泡個澡吧。”
  這是要開啪了?
  我有些慌亂:“我、我還沒準備好。”
  得先給小受打個電話通知他來抓奸才行。
  他好氣又好笑地揉了揉我的頭:“放心我什麼都不做。”
  事實證明他是什麼都做。
  我在浴室裏被他搓掉了一層皮,出來又被他擦掉了好些頭發,好容易躺進被子裏差點被悶死。
  他箍住我的腰,把我圈在胸口說:“你的手機我看過了,不需要解釋裏面的其它照片嗎?”
  那是我在踩點有什麼好解釋的,一個專業的白蓮花怎麼能不了解男主的作息和生活環境。
  我說:“就像你看到的那樣。“
  他說:“你知道喜歡我的人很多,你不是最特別的。“
  我說:“喜歡我的人也很多。“
  聽說過一種白蓮花叫除主角外萬人迷嗎?萬葉叢中過,片葉都沾身,想勾誰勾誰。
  他笑了,深沈的眸子盯著我,像漆黑的夜。
  我咽了咽口水,手順著胸膛往下摸,碰到了一個灼熱的突起。
  “你不會想做了吧,可是我……“
  “我不嫌棄。“
  他咬住我的唇,吞下了我想說的,將要說的,所有的話。
  我攀著他的肩膀,一面晃動,一面怨憤地看向桌上的手機。
  可是我還沒來得及通知小受呢!

  我有理由懷疑男主識破了我的陰謀。
  我埋伏在他和受預約的地點,想來個突然襲擊,被抓包了。
  男主說:“你嫉妒的時候也挺可愛。“
  我起了一身雞皮疙瘩,然後被帶到酒店啪啪啪。

  我晚上偷偷往男主錢包裏塞入我們的合照,準備讓受不經意看到,誤會誤會誤會誤會。
  被抓包了,男主笑得意味深長,默許了我的做法,之後酒店啪啪啪啪。

  我決定放出終極大招,定制一對鉆戒,去小受那裏閃閃閃,讓他傷心欲絕,再讓攻去安慰,兩人吵架誤會吵架誤會吵架誤會吵架和好HE。
  被抓包了,酒……這次沒到到酒店,我被拐到了男主家裏。
  男主安撫性地拍了拍我的頭,拿出我的鉆戒,鄭重地對他父母說:“我想和他結婚。“
  嗯。
  嗯?
  啥?!

  萬萬沒想到一夕之間,我就從最佳搶鏡男配淪為了炮灰受。
  男主一定是用我來試探他父母的底線,待我把他爹媽氣的半死擋住了刀槍劍雨,各方全優的小受閃亮登場。
  好深的心機,原來男主是深情攻。
  我深吸一口氣,準備接受被鈔票甩一臉的命運,他媽媽就牽起了我的手:“多俊的孩子,不要怕,以後他欺負你我們給你做主。”
  他那個威嚴的爸爸招招手:“兒孫自有兒孫福,我們是管不住了。”
  我一時錯愕,被男主戴上了戒指,並輕輕吻住了手背。
  我瞧了瞧他,又瞧了瞧含笑的他媽媽,再度深吸一口氣。
  沒關系,我給自己加油打氣,婚禮現場小受一定會沖上來撕破我的臉皮,指著我大罵:你這個不要臉的XXX!

  婚禮定在了下個月,我非常忐忑,這也太快了。
  “我們這是閃婚啊。”我說。
  “不,喜歡一個人是一瞬間的事,我們已經相處夠久了。”他吻住我的嘴角。
  我敷衍地點了點頭,小受不在他說這種情話簡直浪費,應該留著讓小受湊巧聽到才對。
  我仔細核對過婚禮嘉賓,沒有小受的名字,準是男主故意的,因為在乎所以刻意避開。
  我心中竊喜,纏著男主加上小受的名字,作為一個白蓮花必須在適當的時候耀武揚威刺激主角們的誤會加深。
  男主皺眉捏住我的下巴,沈聲問:“他是誰,你的老相好?”
  “不,是你的老相好。”我下意識地接話,過了半秒才意識到不對。“你不認識他?”
  男主說:“我想這麼特別的名字,我如果知道,不會忘記。”
  我摸摸他的額頭緊張地問:“你失憶了?車禍?絕癥?被洗腦了?”
  他拉下我的手握住:“都沒有,是我在問你他是誰。”
  糟糕,糟糕,莫非不是小受遲到,而是我進度提前了?
  不能方,他們是主角,一定會在婚禮現場天雷勾地火,一見鐘情的。
  我故作鎮定地說:“我的一個朋友,我想邀請他來。”
  “是嗎?”男主似乎接受了我的說法,“既然是你的朋友,那我要親自去請才對。”
  “好好好!”
  “嗯?”
  “咳咳,我是說寶貝你對我真體貼。”我趴進男主的懷裏畫圈圈,懂得加快進度真是最好不過了。
  他的眼神暗了暗,咬住我的耳垂低聲說:“那你要怎麼獎勵我?”
  我剛張開嘴,就被他吃了嘴唇。我郁悶地想,他其實早就想好獎勵了吧。

  婚禮當天我望眼欲穿地等著小受到來,男主走到我身旁,大手一橫擋住了我的眼睛:“別看了,他不會來了。”
  “為什麼?”
  “因為他要加班。”
  “加班?”
  男主揉揉我的頭:“別等了,他早忘了你。”
  “可我……”
  “夠了,”他捂住我的嘴,“在我們的婚禮上不準想別的男人。”

  我挽著男主的胳膊走在紅毯上,還是想不通小受為什麼不來,不過算了,我瞧了眼笑容滿面的男主,他總會來的。
  是吧?


(白蓮花幾句話的番外,小受真的很無辜。)
我是個老實巴交的上班族,每天兢兢業業,恪盡職守,從不惹是生非。然而這幾個月以來,我先是被陌生電話騷擾,接著更是不斷收到這個變態的開房記錄,最要命的是他的姘頭還跑來威脅我。
講道理,你們玩情趣,為什麼要牽扯無辜路人?
我的發小說我的名字不好,引來了怪叔叔,我說這是設定,我有什麼辦法。
發小告訴我他有一個辦法可以幫我修改設定,我很激動,躍躍欲試。

於是,在晚上,他獻出了他的菊花。

end

Comments

name
comment
comment form
(編集・Delete用) :
只允许Po主看